甘肃产区

1.概况

甘肃武威(河西走廊)产区主要包括武威、张掖及酒泉所辖的数个县市,由于它们均位于甘肃的河西走廊内,故名。该产区光照充足,冷凉、干燥,年活动积温2730~3200℃,无霜期150~160d,年降水量110mm,条件非常适合中、低积温优质葡萄品种质量潜力的发挥,一些单品种葡萄酒形成了独特的风格。[1]土壤以沙质土为主,土壤结构疏松,孔隙度大,有利于葡萄根系生长。沙质土矿物质含量丰富,热交换快,温差大,有利于浆果的着色和成熟,非常适于优质葡萄的栽培。但是土壤有机质含量低,约为0.8%左右,PH值为8左右,略偏高,因此在葡萄园管理中应多施有机肥,并使用一定量的酸性改良剂。[2]武威产区是国内最好的黑比诺生产基地,梅鹿辄、霞多丽、法国兰在此也能获得较好的品质,而赤霞珠在当地却表现平平;张掖、酒泉、嘉峪关产区比较适合种植梅鹿辄、赤霞珠、霞多丽、法国兰和赛美蓉,天水最适宜种植的是赤霞珠。[3]

2.气候条件:

2.1概述

本区属典型的冷温带干旱荒漠、半荒漠区。其特点:一是日照充足,辐射强。年日照时数2683~3088h,日照率64一68%,太阳总辐射量134~138KJ/cm2,。二是热量不高,温差大。年均气温7.0~8.1℃,极端最高气温38.5℃,极限低温一29.5℃,无霜期140~165d,≥10℃的活动积温2735~3200℃,最冷月(1月)平均气温一7.5~一10.5℃,最热月(7月)平均气温20~23.2℃,8~9月平均日温差14.1℃,最高达26℃。三是降水稀少,蒸发量大。年均降水量105~210mm,4~9月占82~85%,年蒸发量2020~3040。,干燥度2.4~7.5,平均相对湿度45~56%。地表水不足,主要靠提取地下水灌溉。四是大陆性气候灾害多。年均风速Zm/s,最大风速20m/s,年均风暴日数‘14.6d,妻8级大风18次,常年以西北风为主。农业生产易遭受早、晚霜、低温和干热风侵害,常造成重大损失。[4]

甘肃省几个典型地区的4种葡萄品种区域化指标对比

表1.甘肃省几个典型地区的4种葡萄品种区域化指标对比[3]

2.2光热指标:

2.2.1年平均温度:

一年中对葡萄影响最重要的温度指标有年均温、最冷月均温、7~9月各月的平均气温。处于河西走廊东端的武威中部平川灌区,属内陆干旱地区,冬季寒冷,夏季高温少雨,特别是年平均温度和1月份平均温度较低,分别为7.7℃和-8.7℃,与国内外著名葡萄产地相比大不相同,葡萄冬季露天又无法越冬,只能通过埋土防寒越冬。不过从生长季平均气温看,武威与法国波尔多和中国大泽山差别不大;从最热月分析,武威比波尔多气温高2~3℃左右,此时气温高对浆果形成较高的酸度不利。

世界几个葡萄产区的月平均气温

2.2.2 最热月平均温度

从果实成熟期(8~9月)分析,武威比波尔多平均温度略低,这有利于葡萄保持较高的酸度。7~9月各月平均温累计不超过66或平均温不超过22是干红葡萄酒用品种适宜栽培的主要指标之一。而武威7~9月平均温度累计为57.3,没有超过66,月平均温为19.1,不超过22. 由此来说,武威种植干红葡萄酒用品种是适宜的,经过近几年的栽培事实证明武威特别是民勤种植的黑比诺、梅鹿辄、赤霞珠、品丽珠等品种生长结果良好,原料品质上等。[5]

2.2.3 日较差

葡萄生长期,特别是果实发育后期(7~10月)日较差大,有利于光合产物的积累[3]。武威具有白天太阳辐射强,夜间地面散热快的特点。果实发育后期平均日较差达14.1,最高达26。从无霜期和有效积温看,武威似乎不能确保极晚熟品种的成熟,但由于日较差大,光照充足,白天温度高,光合作用强,夜间温度低,呼吸作用消耗少,有利于光合产物的积累。这一情况既弥补了发展晚熟品种因积温偏低和无霜期短的不足,又提高了产品品质。[5]

2.2.4 埋土防寒线

武威的年平均气温仅为7.2,1月份平均气温-8.7,极端最低气温-29.5,冬季必须采取埋土防寒措施,春季以防霜网防寒为好,否则会造成很大损失。一般年份埋土厚度以枝蔓以上30cm为宜,极端年份埋土厚度以枝蔓以上40 cm为宜,埋幅在1 m为宜,因此,春季防低温晚霜危害和埋土防寒是武威葡萄产区必须重视的问题。[5]

2.2.5 活动积温和有效积温

在诸多气候因素中,影响葡萄酒原料品质的第1位指标是热量(温度),而有效积温是温度指标中最重要的指标。有效积温可以很好地反映葡萄生长发育与热量的关系。在一定范围内,决定含糖量增加的主要气象因素是10的有效积温,含糖量越高葡萄酒的质量越好。武威的古浪、凉州区、民勤的有效积温分别为1209.5,1363,1509,古浪比波尔多略低,凉州区和民勤比波尔多略高,但非常接,世界上优质干红酒用品种原料的年有效积温一般不超过1 800,而武威平川灌区都没超过此限,这里生产的葡萄适合酿制干红、干白葡萄酒。[5]

几个葡萄酒产区的有效积温

2.2.6 日照时数

武威地处中纬度地区,降水量极少,空气干燥,大气透明度好,光能资源丰富,太阳总辐射达579.66kJ/cm2,同国内葡萄产区相比较,基本上接近河北怀来,高于山东大泽山等地。另外紫外线和散射光较东部产区丰富,更有利于光合作用,这些都为葡萄生长提供了动力保证。从日照时数看,武威全年日照时数达2645 h,与新疆吐鲁番日照时数相近,而明显高于山东青岛、大泽山,高出300~500h,属长日照区,可满足晚熟葡萄品种对光能的需要。[5]

世界几个葡萄酒产区的月日照时数

2.2.7 日光能系数

根据葡萄生产最低需求量提出日光能系数的划分:早熟品种为2.6~2.8,晚熟品种大于4.5,武威的日光能系数为IH=5.635,低于新疆吐鲁番的11.029和青岛的6.930.这不难看出,海拔相对较高,气温偏低是造成日光能系数(IH)较低的主要原因,但武威的日光能系数高于晚熟品种所需的4.5,因此,从这一角度看武威光照条件是能够满足中、晚熟葡萄品种种植的。[5]

几个葡萄酒产区的日光能系数

2.3 降水指标:

2.3.1 降水量

武威各县区年降水量变化曲线

武威年降水量和年降水日数由北向南逐渐增加。这是由于气流沿迎风坡被迫抬升,使水汽凝结而成云致雨,降水量和降水日数随海拔高度的升高而增加。其中,北部民勤降水日数和降水量最少,年平均降水日数为78.7 d,降水量为114.7 mm,南部天祝山区最多,年平均降水日数为199.9d,降水量为396.8mm,天祝的降水量是民勤的3倍以上,天祝的降水日数是民勤的2倍多,中部凉州年平均降水日数为107.2 d,降水量为170.2 mm。虽然永昌地处偏北,海拔高度比凉州高,降水日数和降水量略多于凉州,但比南部山区少得多。武威市各县、区年平均降水日数仅为130.3 d,降水量仅为248.9 mm,属于半干旱少雨区。[6]

2.3.2 雨量分配

各县区降水时段分布不均,从月平均值来看,7~8月是一年中降水量和降水日数最多的月份,依次向两边递减,12月是一年中降水日数和降水量最少的月份;年内各月平均降水日数和降水量变化呈单峰型。主要降水月份:天祝、古浪集中在3~10月,凉州、民勤、永昌集中在4~10月。月平均降水量最大的月份永昌、天祝出现在7月,分别为44.0mm和88.9mm,凉州、民勤、古浪出现在8月,分别为37.6mm,28.3mm和68.9mm;月平均降水量最小的月份各地均出现在12月,从北向南降水量依次为0.7mm,0.4mm,1.3mm,3.0mm,1.3mm。月平均降水日数最大的月份各地均出现在7月,从北向南依次为11.7d,16.5d,15.3d,18.9d,22.7d;各地月降水日数最小的月份与降水量一致,也在12月,从北向南依次为3.7d,1.9d,3.5d,6.0d,8.1d。从季节的分布来看,夏季降水多,冬季降水少,春、秋两季降水居中,且各季降水变率较大。[6]

武威各县区平均降水日数变化曲线

2.3.3 水热系数

根据公式计算,武威7~9月份的降水量为93.6mm,K值仅为0.99,明显小于1.5,青岛K值略大于1.5为1.71,与法国波尔多、新疆吐鲁番,具有共同的优势。武威降水稀少,农业生产主要以灌溉补给为主,空气湿度小,这样的干燥环境不利于葡萄病害的发生,特别是葡萄霜霉病、穗轴褐枯病和白粉病的危害,其次对浆果的糖酸变化是非常有利的。

武威等几个葡萄酒产区水热系数比较

3. 土壤:

3.1 概况

武威中部平川区土壤主要为灰钙土、灰棕漠土、棕漠土和风沙土等,PH值7.8~8.5。土壤结构疏松,通透性好。因酿酒葡萄栽培区属多年灌溉耕作的农地,土壤肥力好,有机质含量较高。[4]这些土壤中0~80cm的土层中,CaCO3平均含量分别为14.03%、7.45%、8.39%和8.64%,钙质含量丰富,与国外几个优良葡萄产地钙质土壤的情况一致,速效钾含量充分,在0~80cm土层中分别为127.6mg/kg、195.3 mg/kg、168.8 mg/kg和165.8mg/kg。[5]

甘肃河西走廊灌漠土土壤肥力表现[7]为:土壤极缺氮肥,其有效含量都低于而且远低于对应的氮亏缺临界值。钾与磷也表现出不同程度的缺乏,具有较大的空间变异(13.2%~62.7%),变异系数铵态氮最高,速效磷次之,有机质和速效钾较小。而走廊中部新垦荒地土壤养分表现为土壤有机质含量极低,有效磷极缺,铵态氮缺乏,有效钾局部缺乏,且土壤有机质及有效磷含量的变异较大,有效钾和铵态氮次之。[8]

3.2 理化性质

武威市五个点理化性状测定指标[9]

3.2.1 有机质含量

土壤有机质是土壤肥力的重要标志之一,全市川区平均含量偏低(1.361%),因武威市施用有机肥料量少、质差,黄土搬家,总的趋势是消耗大于积累。是阻碍作物高产再高产的原因之一.从七个灌区有机质一书均含量来看,金羊平均含量1.413%。部分耕地是城郊经济作物区,人多地少,大虽施用有机肥,精耕细作,原金羊公社耕地有机质含量1.71%,是全一市作物高产区7永昌灌区平均含量1.559%,含量高,因部分地区在历史上湖地面积大,开恳时间不长之故。西营、金塔、黄羊有机质含量在全市处于中等,分别平均含过是1.44%,1.49%,1,。313%。杂木和清源灌区,有机质含量低,主要是有有的恳植时间短,有的人少地多多,耕作粗放,有机肥源不足所造成。[9]

3.2.2 N、P含量

全市川区耕层全氮含最为0.080%;水解性氮为4.55mg/百克土。据武威市全氮分级标准,>0.10%为高,0.075%-0.090%为低,所以含量偏低,和高氮级相比,相差0.02%,水解性氮依分级标准含量高为>10mg/百克土,较缺为4.0一6.0mg/百克土,和高含量相差5.45mg/百克土。总的来看潜在全氮不高,速效氮缺乏。全市川区速效磷平均含量为0.66mg/百克土,和武威市川区速效磷分级标准对照1.31mg/百克土含量为高,0.5一1.0mg/百克土为缺。比高含磷量低0.65mg/百克土,从七灌区土壤含磷来看,最高者为0.773mg/百克土,最低者为0.469百克土,总的状况是贫磷,在一定程度上为继续提高产旦的限制因素。[9]

3.2.3 微量元素含量

河西走廊灌漠土、中部黄绵土、陇东黑垆土和陇南褐土中Cu、Zn、Mn、Fe四种元素均以灌漠土的含量最低,褐土最高。土壤中Cu、Zn、Mn、Fe大部分以残留矿物态和氧化铁结合态存在,生物试验和统计分析表明Cu、Zn、Mn、Fe的交换态和松结有机态对植物最为有效,以松结有机态的作用最大。[10]

武威土壤有效Zn和Fe普遍缺乏,土施或喷施均有一定的增产作用;张掖除土壤有效Zn缺乏外,其余元素均较充足。在古浪县井灌区、河灌区、引黄灌区耕层土壤硼处低等或中等水平,施硼肥有效,有效钼含量极为丰富。甘肃省土壤中有效锌、有效铁黑土含量最高,风沙土含量较低;有效钼灰漠土含量最高,黄棕漠土壤含量最低;有效硼在镁质碱土中含量最高,风沙土含量最低;有效锰、有效铜在棕漠土壤土含量最高,风沙土最低的特点,并对锌、锰、硼、钼、铁铜进行了五级分级。[11]

3.2.4 碳酸钙和酸碱度

土壤中碳酸钙含量是土壤性质的一个重要指标,全市土壤为石灰性土壤,碳酸钙含量高,据63个典型剖面的化验分析,耕层碳酸钙含量一般在4.5一35.3。平均含量10.63%。全市川区pH值平均为8.16,属于碱性土壤。[9]

4.适种品种

河西走廊酒用葡萄种植可分为最适宜区、适宜区、次适宜区、可种植区和不能种植区。[12]

最适宜区:包括武威市的凉州区东北部、民勤县西南部、金昌市、张掖市的甘州区大部、临泽县,嘉峪关市,酒泉市的肃州区、玉门镇等,是生产酿制干红、干白酒用葡萄的最佳区域,应作为主要生产基地重点发展。适宜种植中早熟、中熟葡萄品种如黑比诺、法国兰、索味浓、赛美蓉、霞多丽、梅鹿辄、白诗南、西拉等。

适宜区:本区分两个亚区,包括民勤县中北部、高台县大部、肃州区东北部、安西县中东部海拔1300~1400m地区和山丹县北部、肃州区南部、民乐县北部、古浪县北部、凉州区西部等沿沙漠、河谷沿岸沙地海拔1750~1850m地区。前一地区适合种植中晚熟、晚熟品种,如梅鹿辄、赤霞珠、品丽珠、西拉、宝石解百纳、贵人香、白雷司令等,宜积极扩大种植规模,开展酿酒葡萄基地建设。后一地区适合种植早熟、中早熟品种,如丰宝、凤凰51、黑比诺、法国兰、索味浓、赛美蓉、霞多丽、梅鹿辄等。本区因对局地小气候要求较高,发展时要积极稳妥,因地制宜。

次适宜区:包括河西西部的安西县、敦煌市、金塔县海拔1 130~1 300 m的地区。本区是河西光热条件最好的地区。目前酿酒葡萄种植面积很少,今后要积极引进晚熟葡萄品种如宝石无核、蛇龙珠、赤霞珠、红地球、佳利酿、晚红蜜、宝石解百纳、北醇、长相思等,通过延长葡萄生育期,提高干酒原料品质,进而提高酒质。或通过种植中熟、中晚熟品种成为酿制半甜、甜葡萄酒原料生产基地。[12]

有研究初步选择出适于嘉峪关地区栽培的红葡萄品种梅露辄及白葡萄品种威代尔2种酿酒葡萄优良品种。梅露辄:树势中庸,产量较高,糖含量较高,酸含量中,品质较好。威代尔:树势强,产量最高,含糖量最高,酸含量最低,果粒较大,品质最好。梅露辄、威代尔在本地表现较抗寒。[13]

参考文献:

[1]. 李巍, 中国葡萄酒产区划分浅议. 中外葡萄与葡萄酒, 2010(1):第68-72页.

[2]. 中金在线, 中国葡萄酒产区——[甘肃武威产区],
http://wine.cnfol.com/101202/467,2095,8908106,00.shtml

[3]. 李华等, 甘肃省气候区划及酿酒葡萄品种区划指标. 科技导报, 2010(7):第68-72页.

[4]. 冯祥元, 武威市酿酒葡萄优质丰产栽培研究. 甘肃农业大学, 2004, 硕士.

[5]. 牟德生等, 武威中部平川灌区酿酒葡萄生态适应性分析.甘肃林业科技, 2005(4): 第23-26+33页.

[6]. 杨晓玲, 丁文魁与郭利梅, 河西走廊东部的降水特征. 干旱区研究, 2010(5):第663-668页.

[7]. 赵良菊等, 甘肃灌漠土土壤肥力的空间变异性典型研究.中国沙漠, 2004(4): 第73-77页.

[8]. 郭天文等, 甘肃省河西走廊中部新垦荒地土壤养分空间变异特征.干旱地区农业研究, 2007(4): 第151-156页.

[9]. 温随良, 苏生海与刘谦和, 武威市川区土壤肥力及指标的研究. 甘肃农大学报, 1986(4):第65-72页.

[10]. 邵煜庭, 甄清香与刘世铎, 甘肃主要农业土壤中Cu、Zn、Mn、Fe的形态及有效性研究. 土壤学报, 1995(4):第423-429页.

[11]. 崔云玲等, 甘肃省土壤养分丰缺状况及肥效研究进展. 中国农学通报,2010(21): 第182-185页.

[12]. 刘明春, 张旭东与蒋菊芳, 河西走廊干红干白酒用葡萄种植气候区划. 干旱地区农业研究, 2006(6):第133-137页.

[13]. 王向宏, 嘉峪关地区酿酒葡萄良种选择及栽培技术研究.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2010, 硕士.

null
This is image placeholder, edit your page to replace it.

I am text block. Click edit button to change this text.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null
This is image placeholder, edit your page to replace it.

I am text block. Click edit button to change this text.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

Please upgrade today!